當前位置: > 資訊 > 正文
來源:互聯網

  9月13日,印度古吉拉特邦大城市艾哈邁達巴德,訪問的日本相安倍晉三和印度總理莫迪交流。 資料圖

  在美總統特朗普的亞太之行前夕,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希望日本、美、澳大利亞和印度建立腦別戰略對話,以亞洲的南海經印度洋至非洲這地帶為中心,共同推動在該地區的自由貿易及防衛合作。

  聯合早報26日還報道稱,日本相安倍晉三計劃在特朗普11月6日訪日期間,正式提出這倡議,希望能夠得到特朗普的認可。

  為何河野太郎在此刻提出這倡議?中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姜躍春27日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長期以來,日本直希望推進與美的防務合作,此次河野太郎提出這倡議并不意外。加上美務卿蒂勒森近期在演講中指出希望美印日澳成為四大支點,日本意圖在特朗普訪問亞太之前,接過美拋出的球,進步追隨美的政策,強化日美關系,修正因特朗普上臺后,日本在日美關系中的被動角色。

  安倍的“菱形”戰略

  據日本經濟新聞26日報道,河野太郎25日在接受該媒體采訪時表示,之所以提出這倡議,是希望以上四能在東南亞、南亞、中亞,甚至遠到中東和非洲等地區的范疇內,促進自由貿易和防務合作,同時橫跨亞非大陸去推進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建設。

  今年8月,河野在菲律賓都馬尼拉與美務卿蒂勒森和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進行會談時,就四戰略對話交換了意見,他同時向英法兩外長探詢了合作意向。

  據《聯合早報》26日報道,安倍于2016年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河野提出的四腦戰略對話是對該戰略的推進。

  “安倍第二次上臺之后就提出過‘菱形’戰略,希望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美的)夏威夷共同組成所謂‘民主安全菱形’,近幾年來,安倍也直發展與印度的關系妄圖在中的西部進步構筑對華包圍圈。”姜躍春說道。

  印度媒體也注意到了河野的表態。《印度時報》27日報道稱,日本的這倡議對于印度具有重要意義。

  日本希望修正被動局面

  事實上,在河野提出建立日印美澳腦別戰略對話之前,美務卿蒂勒森就已經發表了相關的主張。

  《印度時報》27日報道稱,就在26日,蒂勒森在訪印期間建議,美印在南亞及亞太地區共同建設道路和港口。蒂勒森甚至還建議,共同建設條連接孟加拉和阿富汗的道路,以便巴基斯坦也能加入到該項目中。

  10月25日,蒂勒森開始了次訪問印度的行程。在與印度外長斯瓦拉吉的聯合聲明中,蒂勒森表示,支持印度作為“主導力量”的崛起,并承諾為其現代化軍事提供“好技術”。

  早些時候,蒂勒森18日在訪問印度前夕,在華盛頓的戰略與際研究中心作了關于“定義我們與印度下個世紀的關系”的演講。蒂勒森指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美和印度直基于相似的價值觀而致力于發展友好關系,但是美印之間還應該建立更高水平的關系。

  演講中,蒂勒森當時也提及了建立美印日澳等大聯盟。他提到今年的美印日“馬拉巴爾”海上聯合演習,認為這是印太地區三聯合實力體現的絕佳例子。他還表示要讓其他家加入這個大聯盟中,而選就是美的另傳統盟友澳大利亞。

  “美希望與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共同成為維護印度-太平洋地區(印太)安全與和平的四大支點,同時也希望與印度的關系能夠推進到個新的水平。”在結束訪印行程準備返回美的路上,蒂勒森26日對記者說。

  河野選擇在蒂勒森訪印之際、特朗普11月初的亞太行之前拋出美澳日印腦別戰略對話的倡議,姜躍春指出,河野不僅是希望進步推動與美之間的防務合作,還希望能夠通過展示追隨美政策的姿態,修正特朗普上臺之后,日本在日美關系中的被動局面。

  在2016年的美大選期間,安倍曾度深信美前務卿希拉里將競選總統成功,并度押錯了寶。而在特朗普上臺后,安倍成為了第個與特朗普進行會晤的外領導人,力圖建立兩人的良好私人關系。

  但中南海研究院兼職教授張鋒對澎湃新聞表示,“不結盟”長期以來直是印度核心的戰略思想。雖然近年來實力的增長和雄心勃勃的莫迪政府的上任,促使印度外交從傳統的消極被動向主動作為轉變,與美或任何其他家建立軍事聯盟還是不可想象的。

排列5有规律吗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南宁股指期货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极速赛车开奖app 甘肃11选5选号预测 极速时时彩哪里开的 河北11选5中奖规则表 江西十一选五前二走势图 格物策略 彩票北京pk拾是官方开的吗